慈铭体检被质疑漏诊淋巴瘤 小伙1年放化疗27次求生


普通人不会明白“非霍奇金”“弥漫大B细胞型”“非生发中心起源”“淋巴瘤”等陌生词汇,但这些词汇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意味着治愈率极低。2019年7月,这种不幸降临到时年28岁的段宇飞身上——晚期恶性淋巴瘤。

2019年4月末,段宇飞在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门诊部做全身体检,当时的体检报告中写明身体无任何问题,尤其是肾脏彩超显示,双肾形态大小正常,皮髓质清晰,肾盂无扩张。但仅隔数月段宇飞便被查出晚期恶性淋巴瘤,病灶正起于肾脏,且癌细胞已扩散至多处。段宇飞认为,如果不是慈铭体检的漏诊,这一切本来是有机会挽救的。

从2019年到2020年,段宇飞共经历9次化疗和18次放疗,治疗花费近60万,体重从180斤一度降到120斤。母亲王秀英认为,慈铭的体检报告耽误了儿子最佳的治疗时间,遂导致癌细胞扩散至脑中枢。

此后,段宇飞和母亲王秀英通过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向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门诊部提出赔偿,但双方经过沟通后并未达成一致意见。王秀英称,慈铭健康体检相关人员承认对段宇飞出具的体检报告是误诊,门诊部负责人李世海也曾表示将赔偿50万元,但后又否认。李世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50万元的赔偿只是段宇飞一家说的,自己并未承诺。

一份漏诊的体检报告

“去年初身体总有劳累感,怎么睡也睡不醒。 去年4月20日公司组织员工到慈铭体检机构北京亚运村门诊部体检,5月初拿到体检报告,说身体一切正常。之前以为身体出了问题,但体检报告没问题,我就很放心。如果当时查出来尽早治疗,结果可能会好一点。”

此后两个月间,段宇飞因工作原因一直非常忙碌。“如果不是腰特别痛,我还不去医院,当时腰疼得已经直不起来了。”2019年6月27日,段宇飞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做了肝胆胰脾肾超声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左肾上腺区可见范围约8.88*5.1cm不均匀回声,形态欠规则,边界清,建议进一步检查。

这份初期检查报告将段宇飞的人生带到了一个灰暗的拐点。

2019年6月28日,段宇飞进一步做了增强CT检查,院方出具的影像检查结果显示,右肾上腺可见团块状组织密度影,大小约3.5*3.6cm,左肾上腺上区间可见团块状软组织密度影,大小约8.9*6.1cm。右肾肾癌可能大,左肾上腺区累及左侧膈脚腔腹干和肠系膜上动脉根部,可能转移,腹膜后多发小淋巴结,不排除转移风险。

“增强CT出来之后,基本上就确定癌症了,检查报告上还显示癌细胞可能已经转移。医生说有可能是肾癌晚期,已出现全身转移。”段宇飞回忆,“拿到结果太无助了,坐在医院门口哭”。

2019年7月5日,为了确诊,段宇飞又做了更为详细的PET—CT检查,诊断意见中写着“左肾上腺恶性,淋巴瘤不除外,建议活检。右肾上极低密度肿物,代谢轻度增高,不排除恶性。”

7月9日,段宇飞拿到了病理检测报告,此前的检查结果被证实,他最终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弥漫大B细胞型,IV期B,非生发中心起源,且左肾上腺恶性淋巴瘤癌细胞已扩散。

“体检不就是为了提前检查身体是否有异常,尽早做治疗嘛,但慈铭体检完全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体检报告既没有查出肿瘤,彩超报告也没有提供影像内容。生化体检中乳酸脱氢酶数据有问题,机构也没有任何提示。”段宇飞向记者出示了慈铭体检机构北京亚运村门诊部提供的体检报告。

体检报告显示体检时间为4月20日,体检人员无任何重大疾病。腹部检查未见异常,肾脏彩超检查明确,双肾形态大小正常,皮髓质清晰,肾盂无扩张。未见异常血流信号。

9次化疗和18次放疗

“淋巴瘤属于血液系统病,所以转移扩散很快。”被确诊后,段宇飞开始住院进行治疗。PET-CT影像上显示,病灶周围密密麻麻的癌细胞像虫子卵一样排布。“整个肠系膜,腹部,左右肾上腺,腋下和脖颈等部位均出现了癌细胞转移。”

从2019年7月29日开始治疗到2020年8月,段宇飞共接受了9次化疗和18次放疗。痛苦是没法忘记的,回忆的时候,段宇飞刻意用轻快的语调讲述治疗经过,想把当时的疼痛遮掩过去,但每每讲到难挨的地方,段宇飞都会拧着眉头,仿佛一切又回到当初。

为方便治疗,段宇飞和母亲租住在距离北京301医院附近3公里的民宅里。10平米的房间,放了两张床,一张写字桌。因为下雨,外面天是阴的,屋里面的灯光有些晦暗。段宇飞进门时喊了一声妈妈,王秀英打开房间门,戴着口罩,人很清瘦。

淋巴瘤前期主要是以化疗为主,会往身体里不停地注射药水,一般打两天就出院了。起初,段宇飞对第一次化疗没有太多感受,但随之而来的疼痛让他难以忘记。

救命的毒药

“我叫它救命的毒药。”段宇飞口中“救命的毒药”叫甲氨蝶呤,是一种用于治疗癌症的药物,又称细胞毒药,通过注射到身体内来杀死癌细胞,但同时正常细胞也会被杀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身体上的疼痛是有记忆的,它让心理的脆弱无处避让。甲氨蝶呤是癌症患者的救命药,但副作用也让癌症患者异常痛苦。其主要副作用有恶心、呕吐、腹泻、肝功能损害、口腔溃疡、肺炎等。

“每次用药都会恶心、呕吐。药水进入身体后没法排出来,脚和腿是肿的,需要医生使用利尿剂帮助排出水分。”第一次化疗一直在挂水,打完药几天后不吐了,段宇飞觉得化疗不过如此。直到化疗结束的第七天,口腔黏膜开始出现大面积溃烂,痛得张不开嘴,不敢咀嚼,只能把馒头撕成小片往嘴里塞,借着唾液抿着咽下去。除了口腔溃烂,段宇飞的肛周同样出现了溃烂,这种痛苦更让人难以启齿。

除了溃烂,头发也在脱落,“化疗第17天的时候,头发掉得非常凶,两三天就掉没了。洗个头盆里全是头发,醒来枕头上全是头发。那个瞬间我觉得自己是快要死掉的人了”。

这段充斥着无数痛苦的自救过程,混杂着生存的尊严、求生的本能以及屈辱感,段宇飞只能通过自我内化忘记疼痛,看似在不断向前却又面临无路可退的境地。

“骨髓是空的”

除了溃烂、头发脱落,化疗过程中不可避免也会杀死正常细胞,即使通过靶向药物治疗,段宇飞身体里的白细胞、红细胞仍然在不断消亡。“有一个名词叫做三系减少,即血小板、白细胞和红细胞经过化疗后都会减少,这在癌症患者治疗过程中都会出现。”

淋巴癌患者在治疗时很容易出现低白细胞和低血小板的情况,低白细胞很容易引发感染,低血小板更严重,会诱发身体内部出血,最严重的引发颅内出血。

化疗期间,段宇飞经常会出现白细胞过低的情况,医生都会要求打升白针。“打升白针非常疼,就像玻璃碴往肉里硬塞。”除了低白细胞,低血小板也是如此。段宇飞回忆,最凶险的一次血小板检查数值只有6,医嘱中明确,血小板低于50要打升板针,低于20就非常危险了。

“血小板只有6的时候,打升板针完全没效果,医生跟我说你的骨髓是空的,升板针就是快速促进体内血小板长大,但骨髓里面没有血小板,打升板针也没用。”除了打升板针,最快速的方法就输血小板。年末北京医院的血库都是告急的,要找到血小板是很难的事情,“我们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血小板。我妈晚上不睡觉,就看着我,担心我突发脑出血。”

王秀英说,“那会谁要有两袋血小板,哪怕给人家2万块钱都行。”儿子生病后,王秀英一直陪在身边,除了照顾儿子,为儿子的病讨说法也成了日常,“两个瘤子哪怕检查出一个来,我们会警惕了。”王秀英找到北京医调委解决问题,医调委介入后,王秀英一家与慈铭体检在赔偿数额上未达成一致。

癌细胞入侵脑部

只是一片小小的水雾,段宇飞没躲过去。

2019年7月住院检查时还未发现癌细胞侵犯到脑部,“第一次化疗后,主治医生说我的脑脊液没有被感染。8月份第二次住院做化疗的时候,医生确诊癌细胞已入侵到脑部,影像中显示就只有一点点小水雾。”

“医生说刚刚入侵大脑,癌细胞多了之后会形成结节,为避免大范围扩散,医生给做了腰穿。躺手术台上的时候还是很怕的,好大一个针,十几厘米,从脊柱中插进去,抽出来一些脑脊液,再打药水进去。腰穿之后,需要平躺6个小时,头部不能动。”

治疗到第五个疗程后,段宇飞拍CT显示治疗效果很好,为防止脑部再出现问题,段宇飞被安排了更大剂量的药物治疗。2019年年末化疗结束,病情被控制住了。“终于可以回家了”,段宇飞和母亲很开心。回忆里的色调是蔷薇色的,家里有烟火气,不像医院里的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正月初九,段宇飞和母亲再次来北京做复查,受疫情影响,复查的时间也被拖延到3月。年后第一次复查的脑核磁报告显示,前面的治疗有效控制了癌细胞,并未对脑部造成影响,段宇飞和母亲抱在一起哭了很久。

但命运诡谲令人生怖,肿瘤复发了。3月24日,因为出现了嗜睡症状,主治医生给段宇飞做了加急的脑核磁,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大脑。王秀英回忆,3月25日,儿子整个人已经不清楚了,27日人就昏迷了。

昏迷后的段宇飞半睁着眼张着嘴,脸上没有生气。“我就一直叫他的名字,看看他有没有反应。几天几夜都没睡觉,要是能用我的命换我儿子的命,我也换。”王秀英回忆,“当时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让把人往老家拉,但我不能放弃我儿子。哪怕就剩一口气了,我也得救他。”

4月13日,经过治疗,昏迷两周的段宇飞醒了。醒来后四天,段宇飞连续做了同一个梦,“梦里有只大耗子一直追杀我,我想尽各种办法逃跑,之后出现了一位白衣老道士和两只麒麟杀死了大耗子。”段宇飞自己解梦,他觉得白衣老道士就是他的主治医生,两只麒麟一大一小,是妈妈和弟弟。

活下来的机会

如果是霍奇金淋巴瘤,段宇飞可能会比现在开心一些,但不幸的是段宇飞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对于普通人而言,霍奇金还是非霍奇金都只是淋巴瘤的分类,但对淋巴瘤癌症患者来说,这代表生死。

段宇飞非常羡慕被诊断为霍奇金淋巴瘤的患者,这意味着活下来的可能性会更大,因为霍奇金淋巴瘤几乎不会引发中枢感染,但非霍奇金淋巴瘤感染中枢的概率非常高。段宇飞说,“治疗过程中的痛苦都是一样的,但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活下来的机会更大。”

从2019年7月开始治疗,段宇飞见过各式各样的淋巴瘤癌症患者,有十几岁的孩子,也有三十几岁的成年人,也有五十岁的中年人。有的人永远离开了,有的人还活着。在一个名叫“淋巴瘤之家”的APP,里面大部分中枢被癌细胞侵犯了的病友都走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有没有侵犯了中枢被治好的人。贴吧里有一个帖子对我影响很大,一个淋巴瘤病友治疗了6个疗程,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同时也做了预防。但回去之后不到一年病就复发了,一个月没挨过去人就走了。”

段宇飞回忆,之前曾加入一个都是中枢被淋巴瘤入侵的患者群,“在群里呆了两天,每天都有人去世,当时我对入侵中枢没有清醒的认识,以为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之后知道,中枢被感染后,很多治疗无异于杯水车薪。”

一瓶药1.7万,只能吃22天

“这个药一瓶1.7万,只能吃22天半。目前包括化疗、放疗各种检查已经花了60多万。如果之后做自体干细胞移植,至少得50多万,还有以后吃药也是问题。”醒来之后,段宇飞变得有些沉默,王秀英能感受到儿子的不开心。

“现在一个月药费大概是2万元。这个药最初上市的时候,一瓶药的价格是5万多,购买8个月药后终生免费赠药。”段宇飞说的药叫伊布替尼胶囊,一瓶有90粒,每天吃4粒。“医生跟我说需要终生服药,听到‘终生’两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莫名凄凉,需要靠药物来保命。为什么会赠药呢,因为很少有人能活过两年。”

“不能把一家人都拖死,如果再复发就不治了,不能人走了给父母留下一堆债,没留下养老钱已经很不孝了。一般人的耐药性为两年,现在看我还能活两年,但是期间不能停药。”

段宇飞告诉记者,每次检查最怕看到就是身体某处有新的SUV值,或者某个地方的SUV值又升高了。SUV值越高,意味着这个地方代谢率高,而肿瘤代谢也是活跃的,SUV值升高可能意味着病情复发或有新的转移。“我的人生毁了,如果当时慈铭把这个病查出来,还治不好也就认了。慈铭的漏诊就是把病人引向死亡。但人生没回头路,也不能吃后悔药。”

“之前在我妈面前不能提复发,一提我妈就会生气,后来复发的时候不能提死。以前总觉得自己没那么弱,那么年轻不容易死。但后来明白,2斤和140斤的区别就是能不能醒过来。”

对于未来,段宇飞抱着消极的心态,他告诉母亲:“妈,我和您说新药研发已经确认失败了。”但与儿子不同,王秀英很乐观:“失败了还能再研发。”把儿子从生死边缘抢回来后,王秀英觉得一切都有希望,“别着急钱 ,先把病养好。等以后病情稳定了,我们回家做个小本买卖也可以。”

调解失败,赔偿无望

王秀英告诉记者,在和北京亚运村门诊部相关工作人员协商调解的时候,其法定代表人李世海私下说,会给赔偿50万,但后来又不承认了。“现在慈铭体检只想给1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

记者从相关录音了解,2020年6月3日,慈铭体检和段宇飞一家曾当面进行协商。协商过程中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门诊部法定代表人李世海回忆,2019年7月段宇飞在医院被检查出癌症时,段宇飞所属公司就联系了慈铭体检,表示段宇飞在慈铭的体检被漏诊。针对段宇飞在体检过程中是否被漏诊,李世海在协商中未做出清晰的责任认定,但他表示慈铭体检将尽力帮助段宇飞做治疗。席间李世海提出想单独和段宇飞母子聊一下,此后录音被中断。

记者从段宇飞所在公司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华北区行政主管王女士处了解,慈铭体检是公司通过泰管家平台找的体检机构,属于三方签协议。段宇飞被确诊后,一直在帮助段宇飞处理对接和慈铭体检的纠纷。据王女士透露,段宇飞一家和慈铭体检见面协商过程中,慈铭体检相关人员曾与段宇飞母亲私聊,但具体谈了什么内容,王女士并不清楚。据了解,段宇飞出事后,其公司认为慈铭体检因漏诊损害了公司员工利益,遂停止向第三方泰管家支付尾款,目前慈铭体检已将泰管家告上法庭。

2020年8月10日,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发了《调解结案通知》,《通知》明确,经医患双方共同申请,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对段宇飞与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门诊部的医疗纠纷进行调解,依据医患双方提供的现有病历资料作出调解建议,经与医患双方沟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调解结案。

李世海告诉记者,50万元的赔偿只是段宇飞一家说的,自己并未承诺,他表示后续会通过法律手段来推进事件的解决。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认定医方是漏诊了,但漏诊两个月会造成什么后果,真的没办法量化,漏诊两个月会带来什么结果也不清楚,我们医调委会只能建议医方给患者适当的精神抚慰。如果后续走法律程序,法院这方面可以司法鉴定,但目前医调委这边只能做分析和评估。”

记者咨询某医院急诊科医生,医生表示,目前淋巴瘤的恶性程度确实很高,进展也很快,但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突然发展到IV期,也不正常。正常推算两个月之前应该就已经有了,但这种推算在医学上并非百分之百的概率。该医生认为,这也涉及到医方能力的问题,其提到体检中彩超分辨率差,是二维的,肿瘤是立体的,不容易被看出来,也容易漏掉病情。“重点在慈铭体检的影像上,医方应该提供检查时的片子。”

记者从企查查了解,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其高管有胡波、韩小红、韩圣群等7人,法定代表人为韩圣群,公司大股东为美年大健康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10月27日,美年大健康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以近50亿元买入每年大健康10.82%的公司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记者了解,慈铭体检高管韩小红此前曾是原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肿瘤内科医师。韩小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早年在出国深造中注意到,体检是被国外大众普遍接受的概念,自己当了10年的肿瘤医生,面对的大都是晚期的肿瘤病人,因为没有体检,没有及早发现,到最后无法治疗,韩小红认为体检在中国一定会有市场,遂在2002年3月28日凭着医学背景开了第一家慈铭健康体检机构。

发稿前记者多次联系慈铭体检机构相关负责人员,但截至发稿之时,慈铭体检机构并未对该事件做详细回复。

(原标题:慈铭体检被质疑漏诊淋巴瘤 29岁小伙一年放化疗27次求生)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ciwg.cn

bnum.cn

cuaw.cn

a6c6.cn

cuag.cn

coyz.cn

a6d1.cn

bcau.cn

b5v5.cn

cjbu.cn

c8m8.cn

bvfn.cn

crzi.cn

bqzo.cn

ctil.cn

d5y3.cn

d5k2.cn

dbru.cn

d5x1.cn

bvkw.cn

c6o5.cn

buwk.cn

byux.cn

bunf.cn

a9z7.cn

c9u7.cn

a8b1.cn

btuf.cn

bvqz.cn

bvay.cn

ciqr.cn

cveu.cn

czgv.cn

budt.cn

bxel.cn

cvzh.cn

dbri.cn

d3m2.cn

c1i6.cn

byvd.cn

d6c1.cn

cjod.cn

covs.cn

cvbk.cn

ckvn.cn

a7t6.cn

cobn.cn

d6t7.cn

culh.cn

bkvw.cn

bzoc.cn

cizw.cn

cvor.cn

daeq.cn

d1b5.cn

d3z8.cn

cvxb.cn

bvdq.cn

cpik.cn

cudq.cn

a7r7.cn

c5u2.cn

ckob.cn

c9r1.cn

bpud.cn

cbvn.cn

cvxg.cn

dbia.cn

azvo.cn

colh.cn

b6i1.cn

b1o9.cn

c8g7.cn

d6v1.cn

cugs.cn

cruq.cn

djou.cn

d3z6.cn

bveg.cn

b1i8.cn